Voragine

来自十六次元

¥

  二狗最近好像有心事,每天都搬个板凳坐在大门口,看着天空三不五时的叹口气,耷拉个脸闷闷不乐,同院的南宫问天看着二狗整天都是这模样急的直摇头:这二狗整天这样也不是办法啊,那煎饼果子的摊儿我自己一个人也不顾不过来啊,不行,我得去把事儿问清楚。

  南宫问天搬了个小马扎,坐在今天也是抬头望天的二狗身边,看了他一眼,张嘴问:“兄弟,最近这是咋了,如此闷闷不乐,不像你了啊”
  二狗扭过头看着南宫问天的脸,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说话。

  南宫问天一头雾水:“咋回事儿啊兄弟,我这脸丑着你了是咋,看你糟心的不行啊,跟哥说说,哥把头给扭过去,不给你添加心理负担。”说完,把自己湛蓝的后脑勺留给了二狗。
  二狗内心极其复杂,想踹他一脚,但是他忍住了,二狗长大了,是个大人了,成熟就是忍住自己的冲动。

  操你妈的,二狗站起来就是一脚,把南宫问天给踢到了地上。

  “臭小子,别想占我便宜啊,我比你大二十天,我一天是你哥,就永远是你哥。”二狗叉着腰对南宫问天说。

  南宫问天也是个心胸宽广的人,也就这点儿小事儿,他怎么会介意呢。

  “行,狗哥,你永远是我哥,那哥你最近到底咋了,有啥不开心的事儿,给弟弟说说,弟弟给你出个主意。”

  南宫问天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前头的土,扶起自己的小马扎,拉着二狗重新坐下。

  二狗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烟,递给了南宫问天一根,自己点上火,深深的吸了一口。

  南宫问天把那根接过来的烟别到了后脑勺上。

  “问天啊,我其实也没啥事儿,我现在就是想不通,自己现在到底在干嘛,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儿”二狗吐了一口烟“就像我刚刚给你一根烟,我明明知道你不吸,但是我还是要给你一根,为了显得我明白事儿,懂得兄弟道义,有颜色,聪明而且非常大方,你要知道,哥今天吸的这个烟,挺贵的。”

  南宫问天不说话的看着他。

  二狗接着说:“虽然咱俩煎饼果子的生意红火起来了,但是咱俩还是个卖煎饼果子的,是社会阶级里的下等人,咱们就是出门一身都是奢侈品,也会有人说,咱们穿的是假货,或者说咱们配不上这些东西。”

  南宫问天接了一句:“哥,你不能这样想,说不定也有人会说看咱们多励志,靠着煎饼果子发家致富穿上奢侈品,是正能量,是榜样。”

  二狗摇了摇头:“你呀,到底还是年轻。”

  南宫问天翻了个白眼。

  二狗没看他,又说了起来:“你看现在人,哪里需要什么榜样,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带头的人,然后他们就开始集体复制粘贴,无论是想法,生活,语气还是标准,他们只要追随主流和大众。不需要自己思考。”

  南宫问天又说:“那不还是有个带头的人嘛,咱哥俩就要去当那个带头的。”

  二狗叹了口气:“你一个卖煎饼果子的,你带的头,谁会跟?下等人带的头,谁会跟?你呀,到底是少活了那二十天,想法果然就是不成熟。”

  南宫问天在心里骂了一句操你妈。

  二狗接着说:“他们需要的人,是社会的上等人,是拥完美人生上流社会精致生活的带头人,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本身就生存在优越环境里,没有见过社会黑暗的带头人。而像我们这种,从开始要卖煎饼果子的那一刻起,被看不起的命运就被决定了。”

  “而我想不通,人们每天都在向往着安逸舒适优越的生活,但也同时看不起那些在为过上安逸舒适优越生活而努力的没有具备先天条件的人。”
 
  南宫问天挠了挠头:“哥,你也太悲观了吧,积极向上一点!咱们要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看齐呀!一切都会好的,都会改变的。”

  二狗把烟扔到了地上,踩了一脚,不说话,起身回了屋。

  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收拾了一下出摊的东西,推着自己的车,工作去了。

  南宫问天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往常这个时候,二狗应该推着车回来了。

  可是今天他没有。

  南宫问天翻了个身,看了一眼手机。

  两个未接来电。

  一个是二狗,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号码。

  他先给二狗打了过去。

  没有人接。

  他又打给另一个陌生的号码。

  电话被一个陌生的声音接了起来:“你好,请问你是林奇的朋友吗?”

  林奇是二狗的本名,他好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
  南宫问天愣了一下:“啊对,我是,怎么了?”
  “请您来市医院一趟吧,林奇死了,我们联系不上他的家人,他的手机里也只有你的号码可以拨通。”

  南宫问天张了张嘴,但是他说不出来话。

  “您好?”

  “好,我马上过去。”

  南宫问天飞奔出门。打车去了医院。

  当他看到林奇被白布盖起来的身体的时候,他说不出来话,也哭不出来,他在发呆。

  他把费用和手续办完之后。

  走出了医院大门。

  回到了家,拿起昨天二狗递给他的烟,点燃,深吸一口,在黑暗中呼出白色的烟雾,他看了一眼窗户外面一如既往的场景。

  坐在了地上。

 

评论